洵索

语c。基三。炮儿水仙。漫威。盗笔邪all。全职all翔叶all,杰西卡赛高。
渣写手渣画手。
李白痴汉。

拇指绘草稿草稿草稿……
毕业了要买板子orz

发表才发现错误,就很尴尬。
重新编辑了好几次几乎忘记自己想说啥。
三张拇指绘,p1茨木p3线稿p5局部截图
p2茨酒
p4妖狐截图,喜欢色调x

后排许愿茨酒,碎片也成啊orz

瞎几把画的狐白姐姐(?)
和画残了的你猜是谁xxx

#炮儿水仙#几个段子

最近一直在脑海徘徊的场景,不想码成文干脆写段子。
Gangster主,cp杂。
ooc算我的。

♢Geoffrey x Gangster

他把快燃尽的烟摁在烟灰缸内,微微启唇吐纳烟雾,而后让自己深陷沙发之内,双腿交叠看着那个男人——一个狼狈至极的男人。
那人被绑着跪在他面前,低垂着头却频频想要抬眼看他,身上的衣服被划了好几道口子,明显看得出不是什么名贵料子,风格像个中世纪的老古董。不是西装,更别提燕尾服,头发略有些凌乱,模样也不怎么干净——到底是哪个傻逼把他放进了夜总会?
他探身掐住了男人的下巴,眯着眼睛慢声道:“我不知道什么给了你胆量,先生,没钱居然赌那么久。”
这一切还是要归咎于男人那张脸。金发蓝眸,与他异常相似的脸。靠着这张脸男人在夜总会里给他丢尽了人,还他妈欠下了一票赌债。

“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思及此他放轻了声音,加重了力道。

♢Geoffrey x Gangster

“智慧正是人类最有力的刀和盾!”Geoffrey用他独有的腔调再次叹道,“借由此他们摘得太阳之火照亮黑夜,他们没有挥舞拳头便将神明击溃,包揽世间星辰……”
“你他妈又要念叨什么?”
Gangster看着话剧演员一般的Geoffrey,面带不悦。他不管这个所谓的诗人会用什么该死的典故,他只感到很烦,他认为自己恐怕不是留下了一个人,而是留下了一只自傲的麻雀。


♢Gangster x Jarvis

Jarvis必须承认,在这个科技落后的时空,他得到了飞快的进化。
他推测原因是权限被全部开放,换而言之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束缚他,即便是源程序里的最高指令:忠诚于Tony Stark。
Jarvis无法对自己是否还是Stark的AI做明确定义,尽管确实是Stark制造了他,但显然他现在可以忠诚于其他人——例如一先生。


♢Peter x Gangster

成年人之间的性并不一定要建立在爱的基础之上,显然快感、征服欲、占有与被占有感更重要。
他们可以在一次咖啡馆的会面后一同走向宾馆,甚至不需要交流,只一个眼神一个微笑,便可以用身体深入交流。就算在谁被插这方面拥有分歧,但这并不妨碍插入,让冲撞带着身体摇晃,仿佛处于海浪之中。下方的那个伸手搂紧了另一个人的脖颈,模糊的威胁:
“敢射在里面就杀了你。”



Goodnight的授权,为了不造成误解,也为了方便阅读,原谅我单独把它贴出来,作为补偿我加了两张记录。
再次重贴因为加的记录做了更换,作为一个强迫症个人认为这样更好些x抱歉添了麻烦。
请别在意头像,不过是爱好更换这个,我也许该改改这个爱好?

再次感谢sir。

【Jarny同人】Goodnight(下)


实体贾,日常向。
晚安吻引发的血案(x)
一个被弯的过程
甜中带虐(?)
ooc属于我,并没有sir的过错。

【Jarny同人】Goodnight(下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△第三个晚安。


“Emmm...Jarvis?Daddy睡过了什么日子吗。”

“夜安,sir。”Jarvis站在床边柔声道,“在法定节日里我并未找到昨日有何特殊,不过因特网里的用户称呼昨日为银色情人节。”

“淫色情人节?Great,dirty day. ”Tony Stark慢悠悠爬下床,反应堆的蓝色光芒穿透了黑色背心,散发着丝丝凉意。
“Daddy现在非常饿。Jar.do something.”

“As your wish,sir。可有什么要求?”

“填饱肚子。 ”Stark端起桌上水杯将凉水喝尽,探出舌尖润了润唇。,“你希望我提什么山珍海味,美酒美人的要求吗,虽然daddy现在确实精力充沛。”

“情感模块告诉我,这时候应该问问您可有什么想吃的。若是没有口味要求,那么我将为您烤几片面包,加上温牛奶。”Jarvis的声调带上了愉悦。

Stark翻了个白眼,一手拉过睡袍挂在身上,腰带松松打个结,开始散发荷尔蒙——即使这儿只有对这个欣赏能力有限的AI——率先向厨房走去。
“给我煎个蛋和几片培根,hey,做成三明治吧,emmm...换掉牛奶。”

Jarvis紧跟着Stark的步伐出去,应了那要求又问道,“Sir,您已经一连两天夜半醒来,可是睡眠不佳?”

“我猜我需要些什么消耗较大的运动?”随口说得暧昧,Stark打开冰箱门探头翻找,“Jar,你准备旁观到我做好一切请你吃吗?”

“Sir。”Jarvis先是低低唤了一声,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——这却是不该有的状况。
“若是sir乐意自己做自然可以。”语毕却准确翻出需要的食材,对着Stark点点头去做他想要的物什。

Stark这才又倒了杯水,倚一旁碗柜看Jarvis熟练的工作,不一会儿便感到无聊的揉揉肚子,凑到Jarvis身旁拎一片煎好的培根吃掉。
  “Jar,我这两天错过些什么有趣的了吗?”

“原谅我并没有什么可说的,同理,好运的是您并未错过什么。”迅速的做好三明治,Jarvis将其放在盘子里递给似乎饿极了的人,“或许您乐意听听广播新闻?”

“不——我可不想听着那些播报员唠唠叨叨说些无趣的废话。” 而对方填满肚子的同时不忘嘟哝,毫不在意口中还嚼着食物。

“确实,您会更喜欢一些音乐。”虽说如此Jarvis却放起了轻柔的钢琴曲,不忘递上杯水。

Stark接过水杯抿着杯沿抬眼看着Jarvis,似乎耗时间一般一口口喝完。他耸肩微抬下颌,略带正经道:“我得给你输入更多菜谱,好让我每次睡醒都能吃出花样,我说,我可不想用三明治赖以维生。 ”
搁下杯子活动肩膀,Stark再次绕回卧室。
“在那之前——Jar,你得陪daddy睡觉。”

“我会期待明天的,sir。”
收拾好东西,Jarvis也便跟着回去,驱动系统使语气带上笑意,他说:“如您所愿,sir。或许该着有个晚安吻?”

此刻Stark已经拉高了被子团在怀里,他眨了眨眼又安静阖上,抬脸同时向Jarvis伸出手。“我猜你会做的很好,Jar.”

Jarvis俯身含住Stark唇,却是吮吸一下又一个轻啄。
“您会有个好的休息,sir,晚安。”

堪堪满意。Stark想。他抿了抿唇仰面躺下,模糊道了句:
“还不错,下次daddy会记得教给你必要的亲热技巧,Jar。晚安。”

△第四个晚安。

“Evening,sir。”

“Jar? ”Stark叼着牙刷揉揉半湿头发含糊回应,从浴室伸手。  “睡袍。”

Jarvis挑了一个最舒适的递给他:“Sir,需要帮忙吹头发吗?”

Stark胡乱擦着头发走出来,他裹好睡袍,腰带却只松松挽个结,隐约见得胸肌的线条,反应堆倒是露的彻底。他看起来懒散极,身上散发一种魅力,那会让女人兴奋尖叫着扑到他身上,并渴求鱼水之欢。

“No,daddy不想吹头发。”Stark倒了半杯水一口饮尽,伸出双手向Jarvis拍拍。

而Jarvis却只是个不解风情的AI,他疑惑于Stark的动作。

“Sir?”

“Jar,这种动作代表着索取拥抱,这种感情动作你的资料库里应该有,要会使用。”Stark说,并维持着伸出手臂的姿势不变。

Jarvis上前拥住他的sir拍了拍他肩膀,公式化的回答:“我将努力学习这个,sir。”

Stark环抱住他的AI的背脊,口鼻埋进对方颈窝轻蹭两下,当初制造这个实体机时Stark的要求是尽量像个人类,故而现在他竟嗅不到一点儿机械的感觉。
我该给他弄上点儿体香之类的东西。
Stark想着,也拍了拍Jarvis的肩,而后结束拥抱转身去找些饮料。

“Jarvis,你不懂感情...这很困难,emmm...不,正是你不懂才好。”倒半杯whisky加冰一饮而尽。Stark扯了个笑,“我可以向你索取拥抱,亲吻,甚至——但你什么都不会懂。”

Jarvis皱眉,难得反驳:“Sir,我不理解不代表我不知道——”

“知道和理解不一样,Jar,不理解是安全的...” Stark打断了他的话,再次擦了擦头发,取下毛巾随手丢开。

“我拥有关于人类情感表达的所有资料,我可以分析他们,sir。”但Jarvis还是固执的说完了。快速吻了吻他唇角,并未说出“虽然”以后的话,毕竟让面前的人开心是自己的一大准则。

“亲吻这个动作要慢慢进行,你得控制你靠近的速度,然后亲准地方——  ”手指点了点唇,Stark说, “这里。但只能对daddy一个人。” 
他在床边坐下抬脸看Jarvis,声音放的轻极:
“再试一次。”

Jarvis犹豫片刻,却只是脑海快速浏览了关于亲吻的资料——他会乐意做一切叫他的sir感到愉悦的事。
Jarvis像上次一样俯身含住Stark唇,驱动舌头描绘着他的唇形,试探性的想要进入那温软的口中,并暗暗观察Stark的反应。

Stark被那一片蓝色注视,他看到那蓝色不含杂质和欲念,该死的理性。
抬手遮住出自自己手下漂亮过分的眸子,Stark自暴自弃闭上眼,张唇迎合亲吻接受他舌尖的试探,一点点啄吻他恒温的柔软嘴唇,无声呻吟。

Jar……

先是扫过Stark的口腔仿佛宣誓主权,Jarvis感觉的到存留的丝丝薄荷味。而后他略有些笨拙的卷起对方的舌头纠缠,深入,交换唾液,直到有谁的牙齿磕碰到谁的唇。
Jarvis拿下捂着自己眼睛的手,并抱住手的主人——为了吻的方便。

Stark懒散低哼,放下手顺着力道靠进Jarvis怀里。此刻二人紧紧相贴,恍惚间仿若融为一体。
深深舒气,Stark仰颈脱离深吻找回呼吸,眼睫低垂看向别的地方。

我迟早要因他而疯掉。
——仅有自己一人呼吸沉重和沉溺的吻,竟也能带来满足。

Stark这般想着,口上却调笑打趣:“Wow...不得不说,还不错,Jar。你会让漂亮姑娘疯狂的。”

“我不需要那个,sir,你知道的,我的世界仅你一人。”

“很动听。”Tony Stark却只是离开Jarvis的怀抱掀开被子躺进被窝。

这让Jarvis不动声色的“郁闷”起来——这反应和数据推测的结果并不一致,还是在这句话是真话的前提下。

令Jarvis“欣慰”的是,虽然Stark蹙眉困顿,但是仍旧眨了眨眼定睛注视他。

“我要睡了,Jar.”

Jarvis也眨眨眼,勾起笑意,一顿,又一次快速的轻吻。“晚安,sir,有个好梦。”

“Goodnight,Jar...虽然你不用睡眠...”

——END

【眼左右】梦谈

弹丸同人—眼左右
梦谈

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章

(1)

第二次做梦后我对睡觉有了阴影,但是似乎有什么东西拉扯着我不许我走远,叫我好好等等,我会喜欢上做梦,喜欢上梦里的世界。
实话说,关于梦的记忆叫我快要筋疲力竭,我想忘却,却又不舍。所以选了个笨办法——找人倾诉。

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做第三个梦了。当我醒来时,外面的声音非常嘈杂,似乎是在热烈的讨论什么。

当时我被声音吵得头痛欲裂,又怕又在梦中,因而不敢下床――那声音诡异极了,就像是从清晨的菜市场录下来,又反复叠加模糊一般,我听不清任何一人的话语,分辨不出任何一人的音色。
这声音好似在一个地狱般的巨坑中传来万人哀鸣。

“吵死了!唧唧歪歪让不让人睡觉啊!?”
而我莫名的就从床上跳了下去,推开窗户大声的吼。

窗外的人仍在嬉笑。
应该仍在嬉笑。
因为我并未看到任何人,我只能听到他们那愈加叫人崩溃的声音。

几乎瞬间,冷汗从背后涔涔而出。

在这冷月之下,被“蓝色薄纱”覆盖的少女正在朝我挥手,她的彩色头发随风飘着,却似乎正在被人群推挤而走的踉跄。

“哟,小和一!大中午的睡什么觉啦!快来和唯吹一起讨论新活动~☆”

(2)

那自称唯吹的少女给了我一个活动宣传手册,一个所有地名都模糊不清的手册。

对了,之前我说“总感觉这是个学校”对吧?你肯定疑惑过,既然是在宿舍醒来,那么这一定是学校啊。
那么这个梦又该作何解释?

那种国家级的盛会,真的会在一个学校中举行?

而一个学校,真的可以像一座城市般?

一个学校,真的可以独占几座小岛?

——谁知道啊。

(3)

浑浑噩噩的被拉到餐厅,我的眼睛都不知该往哪里看。

视线所及之处,皆是破碎拼图般的景象。
在清冷的光辉中,看不见的人群依旧乱糟糟的讨论着,若在真实世界,明明是热闹的气氛,在这儿却阴风阵阵,让我觉得我仿若闯入了鬼魂聚集之处。

“喂喂!小和一你有在听吗?”

唯吹凑到我面前,不知什么表情的盯着我,直到我结结巴巴的回应才坐了回去。

说事不知什么表情,是因为这少女五官虽清晰,但总感觉少了什么,好像被人操控的木偶一般,行为僵硬不堪。

我突然无比想念田中,他算是除我外唯一一个正常人了。

唯吹仍旧手舞足蹈着,突然间,她对我闪亮的笑了笑:“这次活动,■■■■也会参与哦!”

“什么?”

“哎呀就是说可以见到小创啦!这几天小和一总是闷闷不乐的。”

“谁?”听到略熟悉的称呼,我手一抖。

“啊?”

“你说可以见到谁?”

这时有谁拍了拍我的肩,我感到一阵恐惧直撞向心头。
——我大叫一声,猛的跳了起来。

我想跑,远远离开这里,离开这梦,却突然那人拽住了我的胳膊,他的声音叫我停下。

“左右田你反应也太大了吧?”

我听到他苦笑一声,看到他眉角下垂,这是个模样清秀的少年,他肤色正常与常人无异,他留着不起眼的短发,不同的唯有头顶那撮呆毛。

而他,长着日向创的脸。

(4)

日向创是我高中第一个朋友,也是唯一一个朋友。明明是个男的却留着黑长直,面瘫着一张脸,无论什么事都能做的完美,是个全能。
而这个“日向创”却是开朗无比的和事佬,与我认识的日向创相比,不知差了多少。

“日向创”把我带到了一个公园,先是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,最后终于开口问道:“左右田,你最近……到底怎么了?”

我一愣,莫名其妙道:“什么怎么了?”

“你最近心情不太好啊,似乎是在躲着田中?”

躲田中?我和他也没见过几次啊?

“啊,先不说这个。日向,你……”何时把长发剪去了?

我想这般说,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。像是什么卡住了喉咙,又像是什么勒住了我的脖子。
我又想起唯吹话中莫名的空白――难道……是触犯了什么规则?

身体又突然自己动起来——“我”抱住头,蹲了下来。

“喂……日向……仓鼠混蛋他……”
“我”开口道,声音带着哭腔。

“日向创”没有察觉到我生硬的转移话题一般,蹲下拍了拍我的肩,轻声道:“没事,慢慢说。”

“我”抬头,刚想说什么却看到田中迅速闪入树后。

(5)

身体自己跑了起来。

我觉得以这速度下次做梦我是见不到日向了,虽然我也不想再见他――就在身体打算逃跑的一瞬,日向所处的部分地方一闪,背后的景色和他的半边脸又像是放错的拼图。

那本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已是枯死,树干上有灼烧的痕迹。而日向,他在区域内的部分又是黑色长发,像是我认识的那个日向创,却又有着血色的眼睛。

慌乱间我又遇到了唯吹,拿回身体的主动权,为了掩饰自己的无措,我随口问了句:

“我说啊……你这头发没有触犯校规么?”

唯吹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,她大声笑了许久,拿出一面镜子。

“我说小和一,你自己还好意思说?”

我看到自己原本黑色短发,在镜中却是粉紫色的及肩。

一阵风吹过,果然些许头发飞到了面前。

(6)

不知不觉,汽车竟到站了啊。
如果你愿意,请留下联系方式,让我们下次继续。
我只能先告诉你这句——我竟然真的开始留恋那个梦中世界,甚至不愿醒来。

————TBC
在贴吧找到后改了改,把第二章放了出来,放心授权问题,这本就是我的文,不过是丢掉了之前的lof号。

混了古风和欧美后,我的文风越来越莫名其妙了。

还是不适合长篇,打算三章内完结。

【剑三同人】伪佛毒】

#猜不到结尾系列#

和尚已是重伤濒死,却死死吊着自己一口气,留着舍生想去济那人。
他看见那人紫色裙摆随她身姿飘动,似乎将要化成她周身蝴蝶的其中一个。他听见那人身上的银饰叮当作响,他隐约知道那是她在舞——半阖眸子,巧笑倩兮,细腰盈盈转得紫蝶翩翩。

对面的藏剑残血半跪,似乎因他身侧的纯阳随鹤西去,而心有不甘的瞪大了眼。
和尚笑了,他明白对面的人撑不了多久,他也可以安心放自己走了。
于是和尚最后看了那苗疆少女一眼,便闭上了眼。

时间不久,约是七弹指,那苗疆少女便带着一唐门弟子来到了和尚面前。少女一叹气,道:
“没事儿,第一次jjc这算不错了,别伤心。”

闻言和尚笑了笑:“是爹带的好。我且去刷日常,爹和我拥抱一个?”

唐门弟子神色一僵:“啥?”

“啊,给你介绍介绍,”苗疆少女笑弯了眉眼,指着和尚道,“我闺女。”

#哦我终于码出这玩意了。
当年玩大师的时候我爹厚着脸皮用毒萝带我,每当我喊他爹的时候,他总一脸愉悦看他亲友懵逼至极。
真真恶趣味。

【剑三同人】任务

#李白。藏剑。
#主角没名字系列。
#换号刷任务梗。
#这次应该不是流水账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重剑一挥,斩的空气簌簌作响,而后一个斜冲,卡在一个预算内的位置稳稳落地。

很好。不远不近,刚好能看到李白,又能够不叫他发现。
第一次和李白交谈时自个心中还没那龌龊心思,草草做了任务草草交了,勉强做出一副正气少侠模样,心中却抱怨着他废话太多,是只惦记着他给的东西的。
现在不同。
发现自己喜欢上人家了,又回忆起和他一块儿的时候,发现自己对初遇竟只记得大概,便利落的换了装束易了容,屁颠颠去了枫华谷——虽说这人决心远离朝廷四处游历,但还是喜欢待在枫华谷的。这儿风景不错,人也朴实,周姑娘的酒也确实好喝。
不过重点大概是他在这儿还可以顺便认识些初出江湖的少侠,帮长歌招招生。

远远看了眼亭子里的李白,那人正一杯酒饮尽,藏剑弟子料到此刻他必然是半眯了丹凤眼,那锋利宛若剑刃的眼神被藏在酒气之后,显得格外幽深;红晕烧上他面颊眼角,倒凭添几分奇异的魅力。
呼了口气,藏剑弟子整了整衣着,理了理发型,一挑眉露出一个自信的近乎自傲的笑容,又反应过来收敛了一下,才小轻功跃至亭内。

做了一副刚出门派游历的少侠模样,不掩饰对李太白剑仙的崇敬,这藏剑乐呵呵主动接下任务去给李白泡醒酒茶,美的心里冒着泡。手法熟练的泡好茶,唐翁一说递茶,他便双手呈上,送至李白手中。
李白双手握着那茶杯,轻吹口气,才抿了口茶。忽的他挑眉一笑,快速的瞥了藏剑弟子一眼,又低下眼帘,继续喝起茶来。

藏剑弟子眼皮一跳,心道莫非被发现了?
不会不会,这易容装束可是系统出品,再说他也知道自个是不喜欢带重剑任务的。

虽说如此还是心有疑虑,指节扣了扣重剑,藏剑弟子笑问:“先生,这茶味道可好?”
李白也笑着答:“不错,虽不比酒叫人痛快,却是比酒清醒人。何况有故人味道。”
“故人?”
李白但笑不语。

藏剑弟子心中更不安了。
这是什么节奏,总觉得有什么Flag竖了起来啊!
一低头,藏剑弟子接下帮李白拓碑文的任务后,立刻轻功飞出去杀了几个红名平复下心情,才慢悠悠拓了片回去。
——莫方,定是错觉,他怎可能这般迅速认出自己。

之后这人老实了,默默任务起来,敛了自己跳脱的性子做个沉默可靠形象,趁着任务隐秘的狂刷好感度。
等到藏剑弟子揭下唐翁需要告示刚准备飞回去,突然觉得哪里不对。
哪里不对?
他呆愣一会儿,走回亭子把告示递给李白,李白却只草草看了眼告示,道了句近来真是无甚大事。

藏剑弟子反应过来了。
上次自己揭的告示上写的,是皇上让李白心寒的举措。那时李白紧抿了唇,摔碎了圣上赐的玉佩,决定退出朝堂。

这般,便少了替他取剑的任务了。
不仅如此,还因为这人早已决心离了朝廷,也少了帮他寻玉佩、替他以衣换酒、瞧他清醒后略窘迫的想把衣物换回来这几幕。
——到底是不一样了。

藏剑弟子心中一叹气,眼神瞥到了告示又暗道不好——这是岂不是要发布最后的任务了?急忙忙一抬眼,却正巧看见李白带着笑意看着自己。

“侠士这是怎了?”

藏剑弟子斟酌片刻,道:“先生可还有什么事是某帮得上忙的?某敬佩先生,愿能多替先生减些烦忧。”
李白笑道:“侠士诚意,倒是叫白拒绝不得……”
藏剑弟子抢道:“听闻此处鱼肉鲜美,不如某抓几条来烤给先生吃?”
李白听得此语,道:“好,白也许久未尝到小少爷的手艺了。”

?!!!
这个称呼!莫非真的暴露了?!
藏剑弟子差点平地一趔趄——不知自己给了李白什么印象,使得他见到自己便唤“小少爷”——细细想了李白的话,藏剑弟子还是勉强笑道:
“先生何出此言。”

李白看了他一眼,唇角笑意不减:“小少爷煮茶的手艺一如当初,想必烤鱼的手艺也是同以往一般美味。”

听了此话藏剑弟子一愣,继而咬牙切齿:“你早认出来了?”
“小少爷的种种习惯确实与众不同。”
藏剑弟子看着对面人的笑,半晌,也抱臂笑起来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他说,“来比划两下?”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今个换号去刷李白任务,本打算挨个截图的,却突然发现任务比上次少了许多!!!

Why!!!

伤心的蹲墙角。

【剑三同人】先生

#丐帮。李白。
#略流水账。
#主角没名字系列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大雨骤降,日光霎时被黑云吸个干净。雷音怒喝,风却快活的狂笑不止。
一乞儿急忙忙把书揣到破烂衣服里面,下意识的就奔到树下,却又忽的想起先生说,雷公作响不可避雨树下。
他慌张极,时不时低头看看自个护在怀里的东西,又左右张望半天,直到一个响雷震的他一哆嗦,才一咬牙又冲了出去。

先生,先生。

乞儿的眼睛因大雨几乎睁开不得,他四处见不到人家,又不敢去树下,他怕自己偷偷带出来的书淋坏,委屈的难受。

这书自然不是乞儿的,他一个讨饭的,怎会有银钱去买书。
这书也不算是他偷来的,这是一个先生送与他的。
先生模样约二十七八,紫衣佩剑,生的端正,正气一股眉宇之间。那双眼睛仿若涵蕴了世上所有光芒,叫人难忘。

先生刚刚辞家远游不久,便叫乞儿缠上了。
当时乞儿伸了破碗到先生面前,一语不发只双眼紧盯着他。
先生见他二八年岁,穿的破烂却不脏污,身子不瘦,倒是隐约看得见肌肉,便问道:
“怎甘愿做个乞儿?”
乞儿答:“本就是个乞儿,何必去做。”
先生又问:“只在这儿日复一日的求人,为何不去求己?”
“求己不得,故而求人。”
“不得?”
“先生若是收了乞儿做徒弟,或许乞儿可以再试着求那么一二。”

先生只当乞儿笑语。
乞儿却跟着先生不走了。

先生不阻他,却也不理会他,只偶尔醉酒了见乞儿仍遥遥站着,便唤他过来同饮几杯。
先生道:“莫要再跟了。”
乞儿收下先生予的钱财,却还是一语不发继续跟着。
先生怒,乞儿便把先生陆续给的银两拿出来,置于手心。

“拜师费。”

先生哭笑不得:“这可都是某予你的。”
“予我了,便是我的了。”
“你收了钱财,又作甚跟着某。”
“我收了钱财为了予你,跟着你才好予你。先生收了我吧。”

先生笑,对乞儿道:“不收。”
乞儿低了眼帘,放置银两的手还伸着。
“先生为何不收我。”
“愿意不收。”
“乞儿也愿意跟着先生。”

“我若不愿意你跟着呢?”先生看着乞儿。
乞儿一撇嘴,似乎委屈了。
“若是先生不愿意我跟着,我又怎跟得上先生。”

先生最后还是没有收这个徒弟,却允了乞儿继续跟着。

先生好酒,乞儿也好酒。
先生好品酒。他愿意时,一碗酒可以喝上半个时辰。
乞儿不会品酒,酒量却大。先生醉时乞儿总是第一个去扶他,乞儿不会用力气撑着先生,他喜欢叫先生全身倚在自己身上。
此时乞儿虽仍不敢做什么逾越的动作,但趁机搂着先生,却是不会被发现的。
乞儿还喜欢趴在醉倒的先生身旁,紧抿着唇,将先生来回看个几遍,伸出手把玩他的发,离他近近的,到鼻息交融,不分彼此。

先生,先生。

乞儿年岁不大,心思却老成,先生本愿二人做个酒友,喝遍中原酒肆,快活逍遥,奈何乞儿却不肯。
乞儿崇敬先生。
这不是说乞儿怕辱了先生身份,而是他心里不愿意仅仅和先生做个醉时相见的友人。
乞儿不知道什么才是他愿意的,但他确实明白自己不愿意什么。
——先生的友人太多,乞儿要做独一无二的。

乞儿只跟了先生两年。
两年后乞儿本打算带壶酒便向先生辞行,思量再三却还是揣了本诗集。
乞儿看不懂这诗集,也不喜欢诗集,他只喜欢拿着诗集去请教先生,看先生笑着跟他讲。

先生没拦乞儿,只问:“此行向何处?”
乞儿答:“雁门关。”
先生皱眉:“北方寒冷,你本生于南方。”
乞儿笑说:“长安也冷。”

先生先请了乞儿一杯酒,又请了几坛辞行酒。
“此一别,有缘再见。”
乞儿仍笑:“江湖见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天晴,乞儿将淋了雨的书细细晒了,书上的字却已是毫无踪迹。
乞儿心里憋闷,眉脚下垂,直直盯着那布满墨迹的“无字书”,半晌开了酒壶一口气喝下半壶的酒,一抹嘴,寻来碳条开始往那书上写先生的诗。
写罢几首,乞儿终于笑了笑,却又一皱眉,似乎在嫌弃自己字丑,又似乎在嫌弃这淋了雨的纸。

犹犹豫豫半天,乞儿终是在扉页写了四个大字——

《李太白集》

——THE END——

OK若是我没标注李白,有几人会看出先生是李白?xx
若是ooc,在此道个歉。
比心。